我不是“扫地僧”

□本报记者 刘向东

本报通讯员 郭小红

冬日暖阳。10点的课间操时间,三四个孩子拿着英语课本和试卷来到了门卫室。

这个月,王安州值早上7点到下午1点的班。往往,他一早儿就来了,“早上常有些孩子会来找我问问题。”王安州的英语发音带着浓重的方言口音。他说:“我发音虽不标准,但可以教他们学习方法啊!”

一副近视镜架在清瘦黝黑的脸上略显不搭,却为王安州增添了几分斯文。一张试卷递在面前,一个高二男生亲热地叫着“保安叔”,说自己试卷上有个句子不懂。接过试卷,王安州嘟嘟囔囔把阅读题读了一遍,这才手指着那个句子对男生说:“孩子,这句子你得把上下文联系起来理解……”

12年了,在校园门口乐呵呵忙碌着开门关门的王安州,也乐呵呵地给求教的孩子们讲解英语题……

因为爱英语

不吸烟不喝酒不打牌,很少玩手机,王安州每天除了睡觉吃饭当门卫,他几乎所有时间都在学英语。在他家不足50平方米的经济适用房里,客厅和卧室的墙上,甚至不少家具上,都贴着英文报纸和他的“手抄报”。每月,他会把工资交给妻子,“想买啥你随意,但我贴的报纸你看着再不顺眼也别乱动,我随时得学。”

夫妻俩都是下岗职工,妻子享受着城镇低保。他们每月不到3000元的收入,除日常开销,就是身体不好的妻子的药费和正在上幼师的女儿的用度。日子有些艰难,但每年2000多元的《中国翻译》《中国国际问题研究》等几种英文杂志王安州必订。

近水楼台先得月。干着门卫活儿,学生们订阅的英文报刊,都是王安州先读,并随手做阅读笔记。他随身带着英文版《求是》和英语词典。词典不仅被翻破了,几乎每页都被用红笔、蓝笔标注得密密麻麻。

“从上初中开始接触英语,我就对英语有兴趣。”谈及喜欢英语的经历,王安州说了一个故事。1987年的一天,他看电视时被央视《商务英语》栏目吸引,不知怎的勾起了执念,他竟用200余元——这是他当时四五个月的工资,订购了一套《商务英语》,买来《牛津英汉词典》,踏上了自学英语之路。

此时的王安州,因没考上大学,在一家印刷厂当工人。

学着吃力,但王安州不气馁不急躁,遇到不会的单词就查词典、背诵。30年间,词典翻烂了五六本,英语水平稳步提升,现在看英文杂志,他几乎不用翻词典……

喜欢英语,学了有什么用?很多次,王安州也这样问自己;很多次,他这样对自己说:喜欢学习总不是坏事吧?

业余辅导员

2006年,42岁的王安州从印刷厂下岗。经过培训,他成了偃师一所高中的保安。

干一行爱一行。尽职尽责的王安州每天都会早早来到学校。孩子们上早操,他就在门岗的小黑板上写励志的英语句子;孩子们上早自习,他就拿着英语杂志或坐或站在校门口朗读……王安州说话洪亮,读起英语铿锵有力。很快,孩子们注意到了他。一些高三学生试着和他用英语沟通,忽然发现:哟,他比我们会得还多!

一传十,十传百。一些孩子喜欢上了问他问题,喜欢上了向他请教学英语的方法。王安州人实在,随和幽默,学生、老师、家长,都喜欢和他聊天。前不久,月末测试刚过,一个常找他问英语题的高三男孩红着眼找到他,“保安叔,我这次英语考得不理想,心里难受,也不知道该咋向爸妈说。”“孩子,咱学习不是为父母学的,是为自己学的,只要尽力就行了。学英语是为了啥?学好英语等于打开了一扇通向世界的大门,让你有机会去领略外面的精彩世界!”搬来小凳子,王安州让孩子挨着自己坐,促膝谈心。校园里,不少孩子喜欢听他说。以自己学英语的经历为例,王安州不断给孩子们鼓劲打气。

孩子们都说,他们的保安叔不仅是保安,还是他们的英语老师和知心大叔哩!这些年,不少在外地上大学的孩子假期回来了,都会来看看王安州。“保安叔随和亲切,问他问题没压力,有些问题他解释得更通俗,更容易接受。”“保安叔这把年纪了还学英语,我得向他好好学习!”三四个来问问题的孩子,七嘴八舌夸起了他们的“保安叔”。

“想学好英语,要得喜欢查词典读词典背词典。英文词典远不止ABCD那么简单,学习英语其实就是在认识西方的过去与世界目前的状况,让你与时俱进……”王安州不失时机,对几个孩子又一番“教育”。为了鼓励这个不一样的保安,教英语出身的老校长把自己保存多年的英语书都送给了王安州,鼓励他继续好好学,多给孩子们做表率。

“这学校的英语老师,个个都是我朋友。”王安州说,不少英语老师召开班会时,喜欢请他到班里给孩子们讲他学英语的故事,顺便也讲讲他学英语的方法。他讲得实在,孩子们听得认真,课堂效果也就出来了……“学英语是我的爱好,也是我的精神寄托。能为孩子们服务,让我特别开心。”前不久,王安州上了这所高中的“好人榜”,照片和事迹上了校墙。那一天,他高兴得像个孩子。

保安真本色

采访王安州挺“费劲儿”,他很少能静静地坐下来聊一会儿。每一坐下来,他的目光就投向窗外的门。给孩子送衣物、食物的家长来了,他会把学生的名字、班级登记清楚;车辆进出,他得麻利去开门关门,并指挥通行;有生病的孩子需要出校看病,他得审核登记请假条……跑前跑后忙得不亦乐乎的王安州,无论看到大人还是孩子进出,他都会笑吟吟主动打着招呼,亲切自然朴实,仿佛是在接待自家的客人。

白天忙碌,晚上放学后,王安州会再次来到学校,和同事一起逐一检查各个园区,每个教室、办公室是否落锁。

这些年,王安州的名气越来越大,慕名找他的人也越来越多。夏天时,有人急匆匆拿着一瓶药找来了,他的妻子患上了乳腺癌,几经辗转从国外买到这种药物,说明书的英文又一句也看不懂。王安州看了说明书后,当场把药的名字、用法用量、禁忌、注意事项逐字逐句翻译了出来……

当保安,学英语,帮助那些求教的孩子们。每天,王安州就这样忙碌着。

“英语我会继续学下去,这是我的乐趣。只要孩子们需要,我也会一直服务下去,无论是生活上还是学习上。”站在校门口的阳光里,王安州乐呵呵地说,他不是传说中的“扫地僧”,只是一个喜欢学习和希望帮助到他人的快乐保安。

首页娱乐